Voice News Vol.230 5/10/2019 - Page 29

杏林傳奇 吸烟。大學更有特點,所有理論只要引經據 典,能自圓其説都接受。 在United college上課,同科學生人數 有五六十人。在大學,如學生上數學、英文 時,主攻英文,將勤補拙。 經過暑假的努力,讓我得以追上成績, 補考有七十多分,故此開學後,我就能升上 大學第二年班英文課程。 集一起聼音樂、看書、打籃球和其他正當的活 動,免得他們在外聯群結黨爲非作歹。 雖然那年代不輕易有槍,但不良少年 常以小刀作武器打鬥。我在此機構獲委主任 堂,聚集一起上課的學生更有三百至四百人 多番游説,香港的朋友梁小姐也決定來 一職,讀社會學就是學習如何應付和教化這 之多,學生若想見老師難比登天,要預約才 溫尼辟讀書了,一班老友兼同學亦認識梁小 些少年,而且要懂得心理學。我首先找出這 或能見到。 姐,故此大家合力申請梁小姐來加國。我進 群人的頭目,然後吩咐頭目,我不是天天在 入大學第二年,她終於到埗。 此,可能隔天才來,我不在時,委派他全權 在大學讀書首先要取得高分,才能考取醫 學和科學等學科,我自己較喜歡醫學和數學, 在大學二年班時,由於收入已改善, 看管著這群人,如有不懂或遇到難題解決不 特別數學對我來説易如反掌,只要明瞭其原 從寄居的地方搬入大學寄宿,食用和地方環 了,立即找我,他要向我匯報。此頭目原本 理,便不用死讀書,不像其他學生死記一百多 境都非常好,但寄宿最大問題是常被一群老 是一個偷竊慣匪和最凶狼的一個惡棍,經常 條方程式,到考試時不知運用哪一條方程式才 友騷擾,他們拿我的房間作爲聚脚點,不管 偷唱片、唱機……結果讓我收服了他,擒賊 對,考試結果當然不理想了。我從來不死記方 我喜不喜歡,或正在溫習,他們大聲高談闊 先擒王! 程式,而且我有自己的一套方程式,所以不用 論,我唯有將房間讓給他們,獨自到圖書館 死讀書,考試總是九十五或一百分,但英文方 溫書,仍是苦攻英文。 閒時,我與這群少年一起打籃球,當 然我的球技遠超他們,他們也得知我是個大 面儘管我用盡時間精力,下遍苦功溫書,大考 因爲喜歡打籃球,球技亦不差,入選大 學生,非常仰慕我。有一次,他們邀請我作 時也只得四十九分。五十分方爲合格,差一分 學校隊(BISON),但周末要上班,還有星 Floor Hockey的球證,場地是籃球場一樣,每 未能取得合格,要重回大學第一班再讀英文, 期一、三參加溫尼辟籃球校隊練球,星期五 人握住一支棍,有少許類似Hockey那樣,而 難過得要死。我心心不忿,跑去詢問教我數學 代表校隊出賽。後來由於上班、功課、籃球 球是一個圓圈而中空的膠餅,我當時見也未見 的老師,請教他四十九分與五十分,一分之差 兼顧太多,難以分配,忍痛退出籃球校隊, 過,怎做裁判?一棍打出去,他們一起呼叫: 的分別在哪裏。數學老師也摸不著頭腦,因爲 要成功就要犧牲自己嗜好。 「Icing」,我不知道他們叫什麽,只聽到他們 在數學上錯就是錯,對就是對,他也分不出英 回想第一年英文留班,對我來説是利 提醒我這個球證要立即吹哨子,我即誠懇地請 多於弊,我好感激我的英文老師,如他給我 教他們什麽叫Icing,他們見我傻里傻氣,笑到 一分之差看似分別不大,卻是區別合格 合格,我就不會再用功讀英文,是他給我不 滾在地上,他們不但沒有把我看低,相反地更 與不合格的生死綫,非常重要,我央求數學 合格,讓我加倍用功追上,英文更加鞏固, 加尊重我,他們覺得這主任導師,能跟他們一 老師,能否替我向英文老師説項,英文加多 為將來打好基礎,而且進步神速。進入第二 齊玩,沒有高不可攀的架子。 一分讓我過關合格,數學老師婉拒,只表示 年,英文已難不倒我了,我與英文老師成爲 對我寄以同情,未能充當説客為我向他的同 好朋友,老師常請我到他家中吃飯。 文科相差一分的區別在哪裏。 事爭取,結果我真的要重讀第一年班的英文 課程,除非補考有奇跡出現。 我又選了數學、物理、化學、拉丁文、 社會學等科目。修讀社會學時,雖然兼顧工作 不恥下問,我沒有不懂裝懂,所以給予 他們印象非常好。現在我是冰上曲棍球的發 燒友,當然知道Icing是什麽意思了,類似足 球的「大脚解圍」。 暑假時,我除了在上海樓餐館工作以及太 多,但我還去做義工。有個機構是收留一些家 有一次天氣十分寒冷,我和他們一起 熱時到戲院享受冷氣睡覺之外,上午不用上班 庭經濟有困難或有問題的頑劣少年,讓他們聚 玩Toboggan,那是個一塊木板狀似的「溜 冰車」,坐前面的人是Controller,負責控 制方向,通常只能坐四個人,但他們邀我 一起玩,結果我被逼坐到最後,冰冷的天 氣,厚厚的衣服,五人不分男女一個抱緊一 個,然後高速從上衝下,拐彎忽左忽右,像 Bobsleigh似的,非常好玩刺激,玩完後我發 覺屁股好涼快,我穿了很厚的褲子,怎麽還 感覺好冰凍?轉頭望向屁股,哇!褲子穿了 一個大窿:原本僅容四人玩的Bobsleigh擠作 五人玩,坐後面的那人,即是我只有半個屁 股能坐在板上,另一半就在雪地上磨,由於 太凍,而沒知覺,露出半個光脫脫的屁股仍 懵然不知,他們忍不住大笑起來。 ▉ 溫尼辟全部華生約有百人,逾半都在這裏了。 Vol.230  |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日 心聲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