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News Vol.230 5/10/2019 - Page 19

連載小說 (接上頁) 「不必了,那邊我有親友。再說,年來 您東奔西跑的,應多留點時間在家中,陪陪 芙妲。」 他還是不發一語,朗俊的臉龐顯得不知 何去何從。 鴻泰和詩敏沿著環山的小徑信步而行, 偶爾柳絮般微微雪雨灑下,滿目的紅楓和常 鴻泰搭著她的肩膊,遠眺著菲沙河。 綠的針松,頂上覆著薄薄的霜雪,傲然地迎 「從我到您家中用膳、芙妲的交談、孩 著刺骨的山嵐。 子們的禮貌,我知道她花了很大的心血;又 從她對翁姑的善視,知道她是個好媳婦;更 從她對您的關懷,知道她是如何愛您。」詩 這一對舊戀人,走到一處風景瞭望點, 四週除了風聲外,靜悄悄的。 鴻泰撥淨了蓋在長椅的白雪,兩人並肩 敏頓了一頓,續說:「鴻泰,您可以答應 「剪不斷、理還亂」可說是他此刻最 佳的寫照。 一個是賢淑持家有道的妻子;一個是 年青時代的舊戀人。 地面上白皚皚的積雪,因九月疾馳的山 嵐捲起漫天飛絮而加深;搖曳的樹葉猶如起 詩敏整一整衣衫,坐了起來,燃點 一個是軟語輕聲體貼入微:一個是熱 了一根香煙,幽幽地說:「明天我要到多 詞牌《 縈念解語花》 中 , 描 繪 出 解 語 花 在 傾 訴 五 內 的情衷。 (圖片提供:逸桐) 倫多視察,一別又不知何年何月?」 「您怎會這樣說,我不久要回香港 業有成的資助人。 「我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嗎?我為甚麼 厚唇,糾纏在一起。 冷楓紅 粉腮紅 嬌羞芙蓉勝錦楓 繚香繞谷中 雨濛濛 意濛濛 猶憶明眸訴情衷 解語似酒濃 他沒有答話,心中卻交織著千頭萬緒。 兩個深愛自己的紅顏。」 而傲勝丹楓的紅唇與兩片冰冷而包藏皓齒的 花》所述: 鴻泰的眼中露出一片迷惘。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嗎?我同時有 詩敏仰視著鴻泰,四目交投。兩片熱情 此情此景,猶似詞牌《縈念解語 好嗎?」 煩惱。 著他,像要爭取每一刻溫情、每一刻光陰。 溫暖驅跑了。 「要好好的愛芙妲,不要教我失望, 他遠望菲沙河畔,腦海中卻縈繞著絲絲 詩敏反過身來,伏在他的懷裏,緊緊的擁 山巔陣陣寒意,已被他們小天地的 他凝望著她。 一個是溫暖家庭的主饋者;一個是事 求呢?是不是有特別的用意呢?」 伏的波濤,卻譜成了仙樂般的天籟。 我一個要求嗎?」 情奔放死心塌地。 說:「使我躊躇的是,您為甚麼有這樣的要 地坐下。 詩敏依戀地靠在他的懷裏,享受這一刻 的寧靜、欣賞著大自然賦予的美景。 良久,她輕輕地說:「鴻泰,我在登山 纜車內的要求,您還未答應我呢。」 了,不就可以長相廝守嗎?」 「這樣對芙妲不公平,我們總不成如斯 下去。」 「為甚麼不?」 「雖說至高境界的愛,是給與不是領 「要好好愛芙妲?」 受;但男女間的情愛包含了自私,絕不容第 「我深愛妻子?我貪戀情慾?」 「呃。」 三者分享。而我倆重逢後,我卻分享了芙妲 「怎麼我的腦際僅有空白?我平日的判 「撫心自問,我的確深愛著她。」鴻泰 的一半,對她很不公平。」 不能作出抉擇?」 斷力去了那裏?」 鴻泰痴痴地想著,纜車已到了覆蓋著薄 薄白雪的山頂。 他扶著詩敏,茫然地緩緩的走著。就 像他倆從前在香港太平山頂別離時的情況一 樣,所差別的是消逝的光陰、空間。 詩敏拉高了衣領,偎著他前行。 續道:「不是因為她是孩子的好母親,也不 是因為她是爹媽的好媳婦,而是她賢良的品 格、高尚的情操、獨特的氣質,美麗而有風 韻,加上她對我摯誠的眷戀和信任,我真的 深愛著她。這是不爭的事實。」 詩敏點點頭。 「不過,」鴻泰輕撫詩敏俏麗的面頰, 他從她手上接過香煙,吸啜著,並沒有 打斷她的話語。 「您能容忍別人從芙妲身上分去您底愛 情嗎?」詩敏凝視著鴻泰。 在香煙的繚繞中,他的目光投向遙遠的山 野,悠然地搖搖頭示意,把香煙交還給她。 詩敏深深地吸了一口。 Vol.230  |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日 ▉ (八) 心聲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