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News Vol.230 5/10/2019 - Page 18

連載小說 長 相 憶 「您這次特意要過獨立生活?」 歸芙妲坐在那裏,不知所措,也找不出 ▉ 奔騰 影,走進了殷鴻泰的照相機內。 「也有這個意思。我也知道對鴻泰絕不 片語隻字來解開這個情結,便輕輕地說: 近景是獅門橋的鐵索,遠景是北溫哥華 公平,」詩敏以懇切的目光望著鴻泰:「所 「您們也許還有很多話要說,我先走,我會 重叠的樓房,點染著一叢叢紅葉,構成了一 以我希望您能諒解我。」 電召一部街車。」 幅人美景美的圖片。 鴻泰祇是痴痴的望著她,欲語還休。從 依戀的目光中,顯出了失落感的無奈。 詩敏接著說:「您的眼睛佈滿紅筋,沒 有好好的睡過?」 鴻泰也站起來,詩敏拉著他的手,充滿 「加拿大不愧是楓葉國,丹赤的楓葉, 淚光的眼睛好像說出:「今晩您可不可以多 由深至淺就可以分出七種紅的顏色,」詩敏 陪我一會兒?」 不由自主的讚歎起來。 「卑詩省的夏天,到處青葱一片,百花 浴缸的水涼了,騖然清醒的她堅信: 鴻泰木然,沒有表示。 「摯愛,是付出、不是領受。」 競艷,景色更是迷人,」芙妲和應著:「明 「這又何苦呢?」詩敏悽然抺抺濡 年您如果移民到了這兒,大家聯袂到卑 濕的眸子:「我倆分開一段時間也是好 詩內陸觀賞,您會感到大自然的雄壯優 的,讓我們冷靜地思考一下。我會常常 美,使您目不暇給呢。」 寫信給您。」 鴻泰叫道:「兩位大小姐,也跑了 鴻泰默默地忍受著,仍然不發一語。 半天,找個地方歇歇腳好嗎?」 詩敏續道:「我走了,悶了找芙妲 往後的數天,芙妲因為家務羈身, 聊聊,畢竟您倆是我最親蜜的摯友,何 使鴻泰和詩敏有更多機會走在一起。 況她還沒有男朋友。」 既會晤移民顧問,又到政府辦事處 歸芙妲從未想到詩敏會這樣說。 拜會商務官員,更往各處視察廠房。 鴻泰突然開腔。 遊覽的足跡遍及大溫哥華的名勝, 「您當我是甚麼人?玩世不恭?」 很多時,就在酒店旁的菲沙河草坪上漫 鴻泰遏抑著複雜而交織的情緒,以低沉 而沙啞的聲調說:「視歸小姐又是甚麼 人?」 步。 菲 沙 河 畔 的 景 緻 , 一 如 小 令 《 柳 梢 青 》 , 使 人 流 連 忘返。 (圖片提供:逸桐) 少不免卿卿我我,儼如一對來度蜜 月的新婚夫婦。 說完便站起來要走。 詩敏以悽迷而哀求的語調,一個一個字 的吐出來:「您先坐下來,不要誤會我的意 思。」 殷鴻泰回到家裏,趕快洗了個澡,穿上 睡衣,鑽進被窩。 「現在是甚麼時候了?」芙妲睜開惺鬆 她用紙巾清一清鼻子,接著說:「我曾 的睡眼。 經考慮了整整一個月,我們這樣下去那有好 「剛過十二時。」 結果,不如索……」 「這樣晚才回來?」 的麼! 煦陽窗透 青山華茂 菲沙奔驟 岸柳迎風 叢花錦繡 畫圖天構 緬懷流逝時光 又重見 雲霓擎岫 燕舞扳簷 振梢鶯奏 景明如舊 「索性分開?」他坐下來,堅定地說: 「在酒店大堂跟詩敏喝杯咖啡,順便問 「芙妲真是個賢妻良母,」詩敏站在登 「我要等您回來!」他提高了嗓子:「天長 問香港的情況,」鴻泰胡謅地說:「睡吧, 上告魯士山的纜車廂內,一邊俯瞰丹楓滿佈 地久,那管是五年、七年、十年,那又算得 明天約好了詩敏呢。你說要不要帶小鬼們一 的山野,一邊由衷地讚譽:「我真的有點對 甚麼!」 同去玩玩呢?」 不起她。」 激動的情狀,與月下花園餐廳的氣氛極 不調協;但一對一對的情侶,仍然沉醉在各 自的小天地裏。不過他的話語,一句一句的 刺入陳詩敏的心坎裏。她沒有哭聲、沒有嗚 咽,淚水卻一直湧出來。 18 那不啻是一如小令《柳梢青》所詠 心聲 Vol.230  |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日 「我看不要了吧,讓爹和媽帶他們到麥 當奴快餐店好了。」 九月杪的溫哥華,黃葉已隨風飛舞。秋 天的肅殺,暫被和煦的陽光掩蓋了。 歸芙妲和陳詩敏並肩的站著,她們的倩 「噫,」鴻泰朗俊的臉也掀動了一絲絲 的歉意。 「明天我要到多倫多去。」 「要我跟您一同去嗎?」 (轉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