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BILITY Magazine Issue 02. (April 2017) - Page 52

我没有成为罗切斯特先生的新娘,我也永远不会成为他的人生伴 侣。如果留下,我将会成为他的情妇。那我和塞纳那·瓦伦以及 他其他的那些情妇有什么区呢?我必须永远与他分离,今生今世 都不能再面。 我必须开始新的生活。但我孤身一人该怎么走,又走去哪儿? 夜幕降临,呼啸的疾风狂躁地卷着落叶而来,我仿佛看见了那 棵被闪电劈裂的树,多么凄惨啊。 转念一想,如果我接受他的誓言,告诉他我还爱他,我就可以 留在这温暖的地方,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哦,我同情他,他被欺骗 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心在流血,而也许我是他最好的止痛药。我 不能让他再自甘堕落了,包容他吧,宽恕他吧,拯救他吧。忘记过 去,将来的日子也许会更美好。我属于他,我爱他! 我正经历着一次煎熬:是屈辱的留下,还是永远的离开?哦, 我的天。上帝啊,这难道是命运对我们真爱的测试?难道是您对我 们不法爱情的惩罚?我已无可奈何,走投无路。上帝啊,我向您忏 悔,请您宽恕我那有罪的灵魂。上帝啊,我向您祈祷,请您指引我 这迷路的羔羊。 上帝说,我们是平等的。我到底是谁?我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我爱罗切斯特先生,但我更尊重我自己。我必须冲破爱的束缚,我 必须让我的心成为祭品,献祭给上帝。我必须永远忘了他! 当我们沉重的肉体挣脱死亡的枷锁,愿我们自由的心灵能在美 好的天堂相见。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