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LEAF WEEKLY 2018/04/21 - Page 7

杀伤自己的老百姓”,并称 3 处目标中前两处“已 被摧毁”,后一处“遭到破坏”,称“叙利亚化 武能力需数年才能恢复”。 而俄、叙方则描绘了一次惨败甚至滑稽可笑 的空袭。俄方称“美英法共发射 103 枚巡航导弹, 无一枚突破防区,俄叙防空力量拦截其中 71 枚”, 而叙利亚军方稍早则较“谦逊”地承认拦截了 13 枚。因为始终不承认拥有化武,俄叙自然也不会 承认所谓“化武能力遭毁灭性打击”,但叙方间 接承认第一个目标系“重要科研机构”。 由于事先美方(并通过法方)公布了袭击的准 确时间甚至基本方式,俄在叙海、空军兵力纷纷“回 避”,叙利亚、伊朗相关人员也撤离了袭击目标及 其周边,而在袭击中美国并未采用惯用的“强电磁 开路”做法,因此实际伤亡微乎其微,双方均承认 仅数人受伤。从常识可以判断,双方发布的、相互 矛盾的“大捷”战报,都是“水汪汪”的。 久战无义战 彭斯称赞加拿大 (环球邮报) 警惕不得不有所收敛节制;土耳其纵横捭阖,阴 晴不定;伊朗可以确保中东“什叶派铁三角”(伊 朗 - 大马士革当局 - 黎巴嫩真主党)的基本稳定, 且在地缘上可借助伊拉克什叶派人口居多、中央 政府为什叶派把持的便利,实现德黑兰 - 大马士 加国擦肩过 4 月 13 日, 联 邦 外 长 方 慧 兰(Chrystia Freeland)在利马美洲国家峰会上发表声明, 对“大马士革当局的化武袭击”表示“强烈谴 责”,并宣布将对 27 名叙利亚政府官员进行制 “叙利亚之春”迄今已历 7、8 年,正所谓 “春秋无义战”,混战久了,任何相关方面都不 是“纯洁的羔羊”,但当初被刻意塑造为“手无 寸铁的和平示威者”、“温和反对派”的某些势 力,如今早已被证明为极端武装,曾大力扶植、 “洗白”他们的国际后台却多可借助其强大国力 和雄厚话语权继续“居高临下”,处于孤立、弱 势一方的大马士革当局则在很多时候“有理无理 都说不清”。别的不说,即以“化武”问题论, 自 2012 年至今,每逢某些反对派武装在战场上 陷入被动,这一问题就会突然“热得发烫”,迄 今已老生常谈般折腾了至少三次大高潮,无数次 小高潮,尽管从未被确切“锁定”证据,但并不 妨碍“老把戏”一演再演。 革的声息互通;至于以色列,其战略意图是联欧 袭击发生后,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 Beshar el-Caferi)行孤影只的一张新闻照片迅 速被当作“弱国无外交”的铁证流传。但“弱国 无外交”只是叙利亚问题的一个侧面,“弱国外 交”则是另一个侧面——某种意义上,后一个侧 对立面的俄罗斯、伊朗,则既不能过于示弱 国”(ISIS)的军事行动,以及在非洲马里和波 (会被对方“打蛇随棍上”,且大马士革当局如 罗的海沿岸拉脱维亚的军事行动,已无力再出兵 垮台对其战略利益和国际国内形象都将构成沉重 叙利亚,“但我们正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正在 打击),也不能过于示强(真被对方在孤悬东地 外交和政治上努力寻求解决方法”。 面更突出、更重要。 首先,原本被许多观察家以为“撑不了多久” 的大马士革政权能支撑至今且看不到崩溃迹象,很 大程度上是“弱国外交”的结果:美欧虽有干预之 心却也惟恐逊尼派原教旨坐大,且不愿冒和俄罗斯 这个核大国直接冲突的风险;俄为了自身利益需要 必须投入力量确保大马士革政权的存续,却又因为 种种原因只能维持对方“吃不饱饿不死”状态;沙 特处于逊尼派对什叶派、本国对伊朗的地缘、教派 对立,希望孤立大马士革,扶植亲本方的逊尼派势 力上台,却因“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的失控、沙 特和卡塔尔这对“前伙伴”的反目成仇,和其它各 方在“伊斯兰国”等恐怖势力异军突起后的戒备、 美、拉拢沙特,抑制“什叶派三角”。 假打真外交 裁;同日,同样在利马的联邦总理杜鲁多 (Justin Trudeau) 表示,支持美英法“采取行动、削弱 巴沙尔当局使用化武袭击本国人民的能力”,称 加拿大将“继续与国际伙伴合作,进一步调查叙 具体到此次“4.14”武装打击,特朗普迅速“变 利亚化武问题,将相关责任方绳之以法”。稍早 脸”,在很大程度上可转移人们对“通俄门”、 “FBI 他曾对加拿大广播电台表示,加拿大“不打算在 调查私人律师”、“前 FBI 巨头科米出书”、“艳 叙 亚出兵”。 星封口费”、“贸易战”、“非法移民”等一系 袭击发生后杜鲁多总理证实,加拿大在袭 列争议性热点的注意力,并一方面显示自己和俄 击发生前就得到通知,且并未被要求一定要参 之间“清清白白”,另一方面显示自己比前任奥 与。正在利马出席峰会的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巴马高明(同样是“化武传闻”奥巴马划了“红线” Pence)对加拿大“的支持表示感谢。 却最终一枪未放),而英、法的积极参与(甚至 一度显得比特朗普还要积极),也是各有心腹事。 中海的叙利亚拖入持久消耗战是耗不起的),因 此也要表现出既高调喊打、又不真的“打打杀杀” 的“外交式战争”态势。 于是呈现在世人面前的“4.14 冲突”就显得颇 为诡异:美国早早高调宣布开打,却又“巧合”地 让对方有机会转移,袭击时以“无人攻击”为主, 又心照不宣地放弃了惯用的强电子干扰;俄罗斯则 不断放狠话,却在短暂的交火中做“起床晚了只能 喊口号”状,结果自然是看似“一场激战”,时则 损失寥寥,美欧宣布“精确摧毁了对方化武能力”, 而对方则表示原本就没有化武能力所以无从摧毁。 接下去怎么打?没听见特朗普说“大功告 成”?打不打就“再议”了。 在解释何以未参加袭击时,杜鲁多指出,加 拿大当前已在海外参与伊拉克北部针对“伊斯兰 事实上不论打或“外交手段”,加拿大在该 地区都缺乏实力:美英法此次使用的巡航导弹等 防区外武器,加拿大连一枚都没有。同样,加拿 大在该地区的“软实力”大约也只限于接纳了数 量可观的难民。 由于超越国会授权直接采取军事行动,英、 法政府在国内正饱受压力和争议。在加拿大,反 对军事介入叙利亚武装冲突的声音更高,在温哥 华等地已出现类似示威游行,甚至不少立场反大 马士革当局、从叙利亚流落到加拿大的难民,也 并不支持在叙利亚土地上再“叠加”外来军事干 预。在这种情况下,加拿大和叙利亚战场“擦肩 而过”,既是必然,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April 21-27, 2018 | NEW LEAF WEEKLY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