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9

区剧场工作者,也当过社工。她告诉我,看了戏 之后觉得很不安,因为戏的结尾并没有一个完结 (closure)。这就像是呈现一部暗淡、毫无希望 的作品——那是负责任的吗?但对我而言,该剧 其实是有希望的,只不过所展示出的人性在冲突 之下显得较为渺小罢了。 以《偏轨》(Off Centre)为例,有关当局认为 在舞台上呈现自杀就是在提倡负面的讯息。但在 剧里,有一位人物自杀了,另一位人物却没有那 么做啊。我们其实想要传达的理念是“生命可 贵” 但我们若以过于简单或简化的方式来呈现, 。 那对谁都没有好处。生命是复杂的,而非简略整 洁的。此外,不同的人对同一出戏会有不同的反 应。我们需要的是看戏后的讨论——以舞台上看 似暗淡无望的剧情,继续开启和激发彼此的思 维。 我们的戏并不仅仅以批评政府为唯一目的来争取 观众:那样一来,观众是完美无瑕的,体制是破 洞百出的,未免将世事过于简化了!那样子完全 没有涉及到观众。我们的戏剧也旨在挑战观众, 因为有问题的并非政府而已,人民也有问题。选 择“反体制”是个过于轻易的选择。那样的作品 太容易得到掌声和支持。 在布尔乔亚剧场(bourgeois theatre)里,大家 坐在黑暗中,以为各自的想法一致——肤浅的剧 9 本期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