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8

一 不是 观众 是多 而 体, 他们 。 元的 的观 同 有不 识形 意 点和 态。 交流会上,却有许多观众表示,当剧中人物打 架时有想介入的念头。他们后悔自己始终没有行 动。可我们告诉他们,那不是我们的意图。我们 并不是为了要让他们措手不及,我们并非要判定 他们,因为所谓的参与性(engagement),是可 以以多种方式和层面来进行的。 我们基本上都想要自由,反对监控。然而当我们 享有了自由,我们能否处理自己的分歧与冲突? 新加坡人如今很善于表达、善于雄辩,对自己所 拥有的权利也比较有认知。在这个社交网络的时 代,我们必须反思如何善用社交媒体。《可怜》 里的人物把打架的录影片段上载到面簿上。观众 能够将上载的录影片段(脱离语境的影片)所可 能引发的反应,对照现场实际发生的事件全貌, 立刻进行辨别判断,因为他们能够同时参照二 者。他们亲眼目睹一个人物如何挑衅对方,将对 方激怒,遂录下对方的神态,上载到网上。这是 在自由言行下所做出的举动,然而其意图是为了 误导(认知受限的)面簿受众,那么这是否真的 是负责任的行为呢?我们作为通过面簿观看录影 的受众,是否应该更有辨识能力,避免在获知事 态的全貌之前妄下结论? 有些观众也许无法领会我们的意图,然而我们相 信他们能够在演后交流会上发觉。 你觉得你的戏如何处理社会课题?你的戏促进和谐, 或提倡分歧? 曾经有位观众来看戏,她是一名社 * 多元性和后现代感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