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48

想,我們的激昂的社會學界恐怕將又將繼 李登輝執政後的長期潛伏而再度潛伏了。 台灣的社會學最需要的,是關於它 自己的社會學。但誰 大學社會 剛,東海 趙 又在乎呢? 授。 系教 這恐怕是台灣的宿命。但是,宿命也者並 非知識分子所當言。作為知識分子,學生 們,尤其是老師們,是否應該要面對我們 自己無法脫卸的職責:為這個島嶼的前途 提供思想論述──而這個思想工作與街頭 行動本就不應相互排斥。國家機器有禁 區,但思想應無禁區。24日所發生的國家 機器暴力事件,或許能讓我們重新思考民 族國家這整個體制,及其作為知識、道德 與政治範式的更深刻問題,而這個問題的 深入思考是無法繞過區域與歷史。最終而 言,思想上的獨立自主才是任何形式獨立 自主的前提。 , 学生们 , 识分子 是否应该 作为知 师们, 老 脱卸 尤其是 们自己无法 前 面对我 这个岛屿的 要 为 职责: 论述——而 的 想 提供思 作与街头行 途 工 个思想 相互排斥。 这 应 本就不 禁区,但思 动 有 家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