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46

未來不可知。退一步而言,運動話語或懶人包所指出的 那些未來如何如何恐懼,是否是讓已經不待未來,而在 過去這二十年來已經存在並步步加深的各種社會問題, 找到一種懸置或麻木的方式呢?在這種感覺結構裡,最 可怕的是台灣年輕人將來要向大陸人租房子,而非現在 早已買不起、早已只能租房住,而且薪水也早就不夠 这场 学 台湾 运将要 把 引向 但這當然並非僅是學生的責任,嚴格說來也更非學生 没 何方 人知 , 的問題,而是老師的問題,是台灣知識分子的問題, 它的 道。但 是台灣的道德肌理問題。長期以來,台灣的知識 源 说还 流相对 界,尤其是社會科學界,更尤其是社會學界,已經 来 是比 较 成了政治正確的「學界」。在學生以及廣大公眾 的。 它是 清楚 需要它提供論述時,它曠職缺守;但在學生 会 一直 台湾社 情大於理,憤而上街之時,站出來不害羞地 日本 没有解 决 殖 高調支持,甚至還街頭授課的,也是它。 内战 民、国 如果在教室裡提不出論述,移到街頭也不 共 、 怖、 白色恐 能解決問題,只多了一點表演。包括我 两岸 自己在內的「社會學教授」並不是「解 以 及特 分断, 決」的一部份,而是「問題」的一部 化 定 路径 的民主 份。學生要上街頭,不需要你教授運 遗留 这些历 用特權不計曠課,因為運動參與者本 史 的 现。 周期展 就應該要為他的行動付出他自己的 了。 代價。學生要罷課,你教授不是要 便宜地支持學生罷課,你更應該要付出你 自己的代價,你要罷教──假如這已經是一個「社 會運動」的話,如某些教授所言。大家都不要為自 己的政治選擇付出代價,那誰要付呢?長期以來, 從政的知識分子翻攪了一通,下了台,就是「回學 校教書」!但話說回來,學生也要為自己的行動在 歷史中負責。學運參與者對於充斥於運動空間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