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32

的一群人。要不然我们为什么会如 此喜欢评判事物呢?不外乎是为了 驱散并暂时遗忘我们的自卑和不安 全感。 我们总是觉得要在一切之上,在政 治和文化之上。我们因为太聪明而 什么也不相信,但是无信仰本身会 产生出一种绝望感。虽然我们喜欢 控诉政府,我们每次还是坚决投票 给执政党。我们承认他们的缺点、 错误,我们批评他们的傲慢,但是 每次选举时,我们还是相信除了他 们之外,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们 对这苦口“良药”的信任让我们相 信受苦(包括《新兵正传》中刻画 的兵役)不仅有必要,甚至对我们 有益。我们也把社会问题看成是必 然的:长期的种族与性别边缘化 (在多数决民主的制度里不可避 免)、社会阶层的日益分化(在每 一个资本体制中都不可避免)、相 对于其他国家经济/文化,我们自 认的次等地位(身为一个小国的后 果)。但是我们是否能怀有更大的 志向呢? 记诗人、作者、艺术家和电影人 了,我们并不代表你;也忘了声称 代表你的政治家、报章和电视吧。 只要我们还需要一个身份/认同, 这些建制就会继续喂食我们谎言。 让我们彻底地跨越二元对立:政府 vs. 反对党、新加坡人vs. 外国人、 文化 vs. 非文化、多数 vs. 少数等 等,并认识到我们是同在一条船上 的 ;不管他们告诉我们什么,这 片天空底下有足够的空间给我们每 一个人。让我们终于认识到为自己 奋斗也是为他人奋斗,接受自己的 第一步在于认识新加坡身份是多元 的,身为新加坡人本身就表示我们 不只是一个人。 许瑞峰是一名电影人,也是一名写作 人。他毕业于加州艺术学院电影系, 影片曾在鹿特丹、夏威夷、马尼拉、 首尔和曼谷的电影节上放映。他也是 13 Little Pictures的创始成员之一。 翻译/王放 如果根本没有国家,又如何能假造 出一个?如果人不把自己看成是一 个社群,我们又如何把他们聚在一 起?我没有答案。但可能是时候忘 许瑞峰 梁智强与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