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6

的笑声、掌声中听到的尽是不安全 感与自我厌恶。 ※ 如果我们用西 方的标准评价 本土作品,本 土作品定会不 符,因为本土 作品不是,也 不想成为西式 的。 许瑞峰 几个月前,我遇见了一个在新加坡 生活过一阵子的纽西兰人。在怀念 地方和美食的当儿,我也提到了自 己讲新加坡式英语时的自豪感。新 加坡式英语毕竟是最能代表新加坡 的,它当中的的混杂性与多元文化 性,只为沟通这一简单的需求而存 在着。这位朋友惊讶地看着我,问 道:“新加坡式英语?我从没遇过 一个为讲新加坡式英语而骄傲的新 加坡人。你为什么会为讲‘破英 语’而感到自豪?” 先不提他的种族歧视问题,我惊觉 他说得并没有错。事实上,新加坡 人并不以说新加坡式英语为豪,我 们一直以来就被政府灌输新加坡式 英语是一种低等的语言,是标准英 语的变异。因为在新加坡之外没人 听得懂而不应该被鼓励使用。语言 是最能直接代表一个群体的,如果 把它拿掉了,就表示新加坡人并不 足以在国际社群中被承认为一国人 民。我还记得小时候在班上讲新加 坡式英语时,英语老师严厉的责 骂。新加坡式英语已不再象征着一 种身份/认同(identity) ,而是象 征着社会地位与阶层;或者,它象 梁智强与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