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5

梁 智 强 与 恶 性 循 环 有时候我并不需要太大的刺激,一 则梁智强拍新片的新闻就可以使我 心灰意冷。因为这又证明了掌权 者——不只是政治权力,还有经济 与文化权力——可以逼我们什么垃 圾都咽下喉,而且我们还渴望更 多,因为只要给我们东西我们就已 经很感激了。 人会说梁的电影一直以来都是如 此,说他电影中的社会评论只不过 是一个掩饰,真正目的在于宣传。 但他近期电影中 如 ( 《新兵正传》 ) 所展示的对国家权威的热衷程度, 还有对他们倡议的牺牲小我、成就 国家的意识形态的大力宣传,实在 令人沮丧。 不要误会,我对梁智强并无敌意。 事实上,我曾真心喜欢过他的电 影。还有哪一位新加坡电影人可以 从他所批评的社会那里,博得那么 多的关注?我在他的电影里,看到 了他对新加坡人真挚的关爱,关爱 着我们所有的缺点与特质。他的电 影把我们常被视为鸡毛蒜皮的琐 事——例如我们的吝啬、贪婪、好 强等等,当成重要的政治议题进行 讨论。梁探讨了人们非常真实的恐 惧——害怕失去养家糊口的方式、 害怕对物质主义上瘾、害怕跌入无 情的教育制度的隙缝之中。他做 到了国家政府永远无法做到的事 情——他认真地对待人民。 最令我灰心的并不是梁的转变,而 是跟着他的烂笑话和谄媚话一起发 但就如同许多新加坡艺术工作者一 样,梁深得人心的能力不久就被国 家收编了。梁的电影现在经常被政 府部门和大型企业赞助,几乎毫无 掩饰地成为他们的宣传工具。有些 梁 智 许 强 瑞 与 峰 恶 性 循 环 笑的观众。我虽然厌恶《新兵正 传》表现出的无耻的军国主义,但 更让我难过的是在电影院里热切赞 同这种制约每一名男性公民的军国 主义的新加坡人。我痛心的是梁早 期对人民的恐惧的敏锐捕捉,竟然 如此容易被扭曲、滥用成一种自我 压迫的机制。我们到底为什么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