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3

界,那幾乎已是「現代世界」的同 義詞了。這是務實的選擇。為了生 存,代價是犧牲掉詩意。母語、古 廟、古墓、記憶、方言,都是詩意 情感的核心。而近代以來,新加坡 一直是馬來半島華人文化的重鎮, 有著重重的累積,但很可能在不斷 加激的現代化中,被剷除殆盡了。 但它也許是義無反顧的追求「進 步」的發展中國家共同的未來-- 徹底的管理、徹底的數字化、徹底 的理性化,剷除一切可能妨礙進步 的多餘的情感。李光耀意志下的新 的是他們,今日的新加坡會是怎樣 的一副模樣,大概只有賴於小說家 的想像了。 昔年讀《新加坡古史記》,對其中 有一段記載印象很深。在新加坡初 開埠的年代,柔佛州原始林裡的老 虎常常在夜裡游過柔佛海峽,到獅 島上去襲擊摸黑早起的工人。吃飽 後,再悠哉的游回馬來半島遠古的 雨林睡大覺。如果是母老虎,多半 還會給孩子帶早餐回去。從史料來 看,島上的民眾非常驚恐,因為此 類事件「時有所聞」。用白話來 說,就是「經常發生」。從馬來半 島老虎的觀點來看,開埠後人口 ( 潛在的「食材」) 集中。而這種用 兩條腿行走、反應遲鈍(很靠近了 還沒聞到山大王的臊味)、跑得慢( 哪比得上狗)、不太會爬樹(遠不如 猴子)、身體軟軟的哺乳動物,應 加坡,可說是東南亞土生華人有史 該是既好吃(不若穿山甲有討厭的 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政治實驗,功 鱗甲、四腳蛇有靭皮、烏龜有殼) 過都有待更長時段的觀察,方能準 又「手到擒來」的美食。 確的評估。 將近兩百年過去後,馬來半島的野 一九六三年被冷藏行動逮捕的那代 生老虎早已瀕臨絕種。雨林被催毀 知識菁英,那被強迫犧牲掉的一代 殆盡,從無邊無盡的橡膠園,到更 人,如果不是已過世,也都垂垂老 其單調鬱悶的油棕園,僅存的老虎 矣。那被抹除的可能性,倘若成功 在盗獵的夾縫裡提心掉膽的過著苦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