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19

籌碼跟人家談了;確實,懷抱本土 之夢、拒絕與中國接軌的台灣,這 十多年來全面停滯崩落。對大國的 恐懼卻有增無減,殷殷盼望的「遠 親」美國日本根本幫不上忙。而中 國從病貓重新翻身為猛虎,輪到他 們「錢淹腳目」了,不止亞洲的野 生動物被他們吃到全面絕種,非洲 象的牙和犀牛的角也都岌岌可危。 小鎮的書店沒有像樣的書,而吉隆 坡對南馬來說又太遠了。高中時為 了買書,有數度週末搭火車南下。 那緩慢、走走停停--有時一停好 久,好似睡著了;單軌,以致老火 車需讓到旁邊去,待南下或北上的 快車慢吞吞的通過。車行到終點, 到丹絨巴葛那老舊的、殖民地時代 土黃色的火車站。轉一趟車到百勝 樓,那裡有幾家中文書店,賣許多 泛黃的大陸書。多年以後我才知 道,那些書店老闆多是昔年南大畢 業的孤臣孽子,在華文教育漸漸死 滅的島上,賣著讀者越來越少的中 文書,像苦行,像守夜。最近有一 回重返,有一家書店的舊書已滿到 人都走不進去了。 從那些演講裡對馬來西亞政治的批 評,可以更深刻的了解種族政治的 實質--土著政策下,華裔人才的 外流,是一個不斷迴旋的主題。演 講裡清楚的召喚--如果馬來西亞 不要你,來新加坡吧。那至少是個 安慰。每日上下班時間長堤上的景 觀(現在多半也還是如此)--那騎 著電單車、開車的人龍,日日往返 於新馬,只為了謀生。我們的親戚 裡,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過著那樣 的日子。在工廠裡,或做磨石(裝 璜)、廚師,有的在那兒租房子。 上焉者領取新加坡大學的貸學金, 畢業後就留下了,成為那裡的白 領。後一種情況最受家人期盼,尤 其星馬薪資與幣值的差距越拉越 大。新加坡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參 照,為什麼幾乎同時起步的兩個民 族國家,各方面的差距那麼大? 高中畢業後等待留台的那年(那時 新加坡還沒承認統考),故鄉經濟 不景氣,我也曾和同學一道到島上 打過短期工(觀光簽證有效的兩三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