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17

我 們 的 新 加 坡 對我們這些在柔佛出生、成長的人 而言,新加坡就像是馬來半島的一 部份,即便它在一九六五年獨立建 國了。這兩個民族國家的歷史太短 淺,對老一輩而言,生命史裡有相 當部分兩地是相連的,那是難以抹 滅的記憶。對我們這些兩地建國後 出生的人來說(譬如我出生於一九 六七,只比新加坡共和國小兩歲), 語。但或許也因為如此,我們的馬 來文比中北馬的同鄉差多了。那樣 的環境,讓我們有機會依賴華語, 雖然它在新加坡的處境很奇怪。但 那時我們並不知道(也許也不怎麼 在乎)李光耀把新加坡歷史悠久的 華文教育系統(不只南洋大學,更 致命的是全部的中小學)徹底拔除 了。因為我們有相對可以依賴的華 我 黃 們 錦 的 樹 新 加 坡 因地緣的關係,新加坡感覺仍像是 文教育,咬牙苦撐的華文獨中。但 柔佛的「境內」。 新加坡的價值觀,說不定也潛移默 化的影響了我們。 我們南柔長大的華人孩子,幾乎是 看著新加坡長大的,雖然不見得了 中學以後,每年新加坡國慶,我們 解它是怎麼從馬來世界裡掙扎出一 甚至都會收看李光耀的國慶華語 條自己的道路的。從小,我們聽的 演說--一問之下,好些柔南同鄉 廣播、收看的電視節目,都是來自 竟都有類似的經驗。長輩們也都在 新加坡的。因此新加坡推廣的講華 看,仔細的聆聽,雖然談到他關毀 語運動,其功效遍及柔南--譬如 掉南大就一肚子火。可是相較於馬 我完全不識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