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14

但是,当我在国际场合上讲述艺理会给予本地艺 坛的支持时,我会谈及“艺术之家”计划(Arts Housing scheme),并大力赞扬艺理会,因为我 真的认为在过去的25年里,这项计划和其他的津 贴计划为本地的艺术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当 他们有所贡献时,我们就应该赞扬,而不应一味 地为对立而对立。 我并非在说对立是没有用的——我想说的是我们 应该以一种非常明确的方式去利用这张“对立” 的卡,否则这种对立立场将成为一个人的“预设 身份” (default identity)。 我是一位土生华人,是个文化混合体。新加坡有 不同的族群,每个族群都有各自的感性(sensibility)。这是我创作跨文化戏剧的原因。我们在 戏里不去特别重视任何一个立场,所有的立场都 共同存在。而假使立场之间有所争执,我们不会 去解决,而是挑战观众去处理这些立场之间的差 异,想象连接这些立场的方法——焦点从创作者 身上转移到观众身上。现在的世界更趋复杂,一 切事物重叠、有所矛盾,并又紧紧相连。因此, 艺术也应该更具自省力,而非仅仅反映现实。 有基于此,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我们应该如何找到 对彼此的尊重? 是的,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无可避 免的。但是我们必须了解和尊重一点,即历史和 时间对每个人而言是不一样的。再没有所谓的宏 * 多元性和后现代感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