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47

種族主義或準法西斯語言,有沒有試著提出自我 批判呢?如果放任種族主義的歧視話語飆漲,而 整天猶自滿於「多元」、「異質」或是「公民社 會」,我們這個社會是否也太偽善了呢? 這場學運將要把台灣引向何方,沒人知道。但它 的源流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清楚的。它是台灣社會 一直沒有解決日本殖民、國共內戰、白色恐怖、 兩岸分斷,以及特定的民主化路徑這些歷史遺留 的週期展現。如果大家認為現今的「民主化」出 問題了,那是對的,但問題不在於找出一個具體 的人當代罪羔羊,而應該要認識到我們的民主化 路徑出了某些問題。這個路徑把論述僅僅聚焦在 「反威權」與「出頭天」,從而抄了一條「我群 vs.他群」的短路,而這個短路造成了認同政治乃 非 至族類主義乃至類法西斯主義的暴漲,從而使 并 当然 责 但这 生的 得任何關於全局、關於未來的論證都高度被壓 学 来 制。但是,沒有全局怎麼謀一隅?沒有千秋怎麼 仅是 说 严格 的 爭一時?現在「雞回到窩了」,我們自作就得自 任, 学生 受。 非 也更 而是老 , 问题 题,是 既然族類主義(也就是「自家人」的界定)以 问 师的 识分子 及反中、反華,其實是這個運動的核心「底 知 氣」,而「服貿」其實在某個意義上僅是一 台湾 ,是台 個暗喻──畢竟有誰會關心台紐、台新、 题 的问 德肌理 乃至 TPP的自由貿易協定?──那麼, 道 就現實的氛圍而言,解決當今問題的唯 湾的 。 一途徑,就是國民黨該下台,換民進黨 问题 「當家」了。到那時,也許島嶼上的人才能真 正清明地面對自身的慾望與感情,以及──所願意付 出的代價,這才是真正的政治的開始。而那時,我猜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