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31

忆,我们对过往事件、建筑、人物 怀旧,好像过往可以奇迹般地带给 我们救赎,好像过往可以使我们焕 然成新。但是我们忘记的是通过国 家认可的“历史”来看待事物是改 变不了现状的。而且更重要的是, 记忆也是会说谎的。 新加坡艺术里这颗炙热的心——我 们用来炫耀我们的重要性的东西、 我们不停探究但仍是我们梦境、希 望、记忆中的荒凉边境。我们被此 折磨着,感觉到一种必须寻找到 它、定义它、定位它的不切实的责 任感,以为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