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9

这出自于自爱、一个认同自己身份 的渴望,但我认为这出自于不安全 感,一种感觉我们不完整而需要其 他人(文化或政治权威)来定义我 们的恐惧。在新加坡, “其他人” 常常是媒体或政府(两者时常是一 体的) 。梁的电影似乎不同于主流 媒体对我们的刻画,曾经是一股清 流。 ※ 因此,这些电 影虽然在表 面上批判了体 制,其实却加 深了政府为人 民所设下的以 家庭为中心、 阶层化的社会 结构。 但,两者真的有不同吗?在《小孩 不笨》系列电影中,梁探讨我们的 教育分流制度。他得到的结论大致 是:教育者重视“聪明”的学生而 忽视学业较差的学生,但这些学业 较差的学生最后还是会成为社会 里“有用”的人,儒家意义上“有 用”的人——每一个人,即使贫困 和流离失所,在社会中都有属于他 的位置。在梁的《钱不够用》电影 中,他讽刺剧中人物的贪婪,并肯 定“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家庭、 社会)”的必要,呼应了每一个公 民都是政治体一部分的国家意识形 态。因此,这些电影虽然在表面上 批判了体制,其实却加深了政府为 人民所设下的以家庭为中心、阶层 化的社会结构。梁的电影只在手法 上与主流媒体不同;主流媒体规范 人们的行为,梁的电影形容人们的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