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7

征着的正是身份的阙如——无能说 标准英语即是没有身份。对我来说 唯一能代表我们身份的新加坡式英 语,被看成是一种偏差、一个待改 正的错误。 未成形,我们根据各自的族群被划 分,只关心自己族群的兴衰。自独 立以来,我们弥合各族群间差异的 方式却不是建立一个新的多元的身 份,而是抛弃一切特质,变成一个 彻底的“外人”——西方人。但事 讲标准英语的能力,在另一方面, 实是,我们永远都无法变成西方 便是值得自豪的,它象征着教养和 人。这种自卑心理奠基了我们的一 智能。我记得当我们得知获颁安格 切行为。这是我们知识分子常感叹 斯罗斯奖(Angus Ross Prize,颁 我们没有文化的原因——我们不是 给剑桥“A”水准英文文学科目最 没有文化,我们是没有西方文化。 高分的非英籍考生的奖项)的又是 一个新加坡人时的自豪感。标准的 我怀疑这是知识社群鄙视梁智强电 英语已经变成一种文化的同义词, 影的原因。梁的电影被认为是低 与低下层的民众靠不上边(这些不 俗、劣质、夸张的;剧情恒常煽 讲“合乎语法”的英语的民众,被 情、在预料内,闹剧式的幽默, 认为无法跻身国际社群之中)。这 和平庸、难看、毫无场面调度的摄 是不是本地艺术这么少采用新加坡 影。然而,这些都是欧美电影传统 式英语的原因?在本地文学中,我 的评价标准,一个西方的看待艺术 们都竭力书写“合乎文法”的英 和电影的视角。有人觉得梁的电影 文,希望可以像其他国际英语语 缺乏深度,但“深度”这一概念正 系作者一样被认可。我们不知何 来自于一个与我们不同的特定文化 故把优秀的标准,等同于“源始 语境。如果我们用西方的标准评价 (original)”的(我们真正的祖 本土作品,本土作品定会不符,因 国——以英文为主的西方国家) , 为本土作品不是,也不想成为西式 或比“源始”更好的。 的。 反讽的是,我们这些讲英语的知识 分子只有在殖民者离开后,才真正 被殖民。我们还在英殖民统治下 时,新加坡作为一个国家的概念还 梁的电影通常运用的语言是他的 劳动阶层华人人物所讲的口语 化华语——混杂着福建话、新 加坡式华语和“破英语” (新加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