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异 Draft by Drama box July 2014 (中文) - Page 22

個禮拜內)。在一間傢俱廠內,用 釘鎗協助把那些廉價傢俱組裝起 來。手拙的我,不知道廢掉多少半 成品。負責工廠的邋遢年輕老闆, 知道我們是準大學生,態度非常客 氣。常請特愛加班的我們(加班的 薪水可是 1.5 倍呢)吃宵夜。但他 有個壞習慣:常常後座的人還沒坐 好,車子就逕直發動開走,需即刻 大聲把他喊住。 多年後,我們昔年高中同班的留 台人(都是南馬人)有多位畢業返馬 後,輾轉落腳新加坡。在那裡謀 生,買了房子,生小孩,甚至入了 籍。有時路過新,會找他們敘敘 舊。閒聊時比較住過的三個地方, 對新加坡免不了有許多抱怨,無非 是工作壓力太大,生活太緊張,而 且感覺沒保障,好像隨時可能因業 績不夠理想而被炒魷魚。他們也會 懷念馬來西亞的生活,然而是過去 的,悠閒而治安良好、生活步調緩 慢的。會懷念台灣,但已是退休後 的想像了。他們普遍覺得在新加坡 不快樂。但那也許只是我主觀的感 覺。 馬打高爾夫球,就在昔日殖民地官 僚的俱樂部裡。這位昔日的留台人 也懷念台灣,懷念台灣的生活步 調、人情味、熱鬧,較佳的學術氛 圍。 在廣播或電視裡,常聽到台灣政客 名嘴羡慕新加坡羡慕得不得了。羡 慕它的房屋政策、公積金制度;羡 慕它的高所得,它的競爭力。甚至 還羡慕它的語言政策--最近更聽 到某昔日的政治金童大聲嚷道: 「死抱著母語有甚麼用?早就該全 美語教學了,否則怎麼競爭